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谷地 >

博客:《权力的游戏》剧集结束了你喜欢的角色在原著里都走到了哪

归档日期:07-08       文本归类:谷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美剧《权力的游戏》在巨大的争议中落幕。丹妮莉丝琼恩刺死,瑟曦詹姆被压在坍塌的红堡下;布兰成为六大国的国王,提利昂塔斯的布蕾妮戴佛斯波隆组成新的御前会议珊莎成为北境女王,北境从此独立;艾莉亚向维斯特洛大陆西边进发,开始了自己的冒险;而琼恩则重新披上黑衣回到长城当起了守夜人。

  那这些人在原著《冰与火之歌》里的故事都进行到哪里了呢?今天就给大家一一介绍一下每个人在书中的进度。

  剧里的丹妮骑着卓耿屠城,最终来到梦寐以求的铁王座前,却被琼恩·雪诺刺死。卓耿悲愤中用龙焰熔掉铁王座,之后带着丹妮的尸体离去。

  而在《魔龙的狂舞》最终章里,丹妮的故事刚刚来到弥林竞技场重开的那场意外之后,卓耿将丹妮带到多斯拉克海,丹妮将这个暂时的栖息地命名为“龙石山”。因为没有足够的能力控制卓耿,丹妮试图徒步走回弥林。在途中,她遇到了贾科卡奥和他带领的五十个部下。1

  在《权力的游戏》中,巴利斯坦·赛尔弥死于弥林,与鹰身女妖之子的对战中英勇战死。

  不过在原著里,巴利斯坦不仅活着,而且还有着属于自己的POV“女王之手”2。他的故事也接着弥林竞技场重开、卓耿将丹妮带走之后展开:弥林失去了它的女王,而巴利斯坦·赛尔弥决定以女王铁卫队长的身份继续为女王效力,维护着女王在弥林的统治,直到女王归来。在对抗鹰身女妖之子的同时,昆廷·马泰尔驯龙失败,葬身火海,雷哥韦赛利昂被放出弥林的龙穴,将大金字塔作为自己的巢穴。

  巴利斯坦·赛尔弥以女王之手的名义主持了一场圆桌会议,商议备战事宜。之后,渊凯发动了对弥林的进攻。

  在剧中,“大熊”乔拉·莫尔蒙的灰鳞病山姆威尔·塔利治愈后,返回到丹妮莉丝身边,重新向她效忠,并一直为她效力;直到临冬城大战里,为保护自己的女王战死在临冬城城外。

  原著中乔拉并没有患灰鳞病。他的故事刚刚讲到与提利昂·兰尼斯特一起,努力返回女王丹妮身边的路上,两人遇到了女侏儒分妮,三人一路同行,并加入了次子团。但在乔拉的提一下,最终一行人决心倒戈次子团效忠的渊凯,回到女王的弥林一边。

  乔拉·莫尔蒙摘下头盔,露出饱经摧残的面孔。他已不是我们从亚赞的笼子里救出的可怜虫了,现在的他看起来每一寸都像佣兵。他脸上已基本消肿,瘀伤也大好,总算又有了人样……但跟从前的莫尔蒙不同,这个人下半辈子都得与右脸上奴隶贩子烙下的恶魔面具——表示他是个危险又不听话的奴隶——为伴。乔拉爵士本不俊朗,这下脸庞更是吓人。

  在原著里,因为救提利昂·兰尼斯特而感染灰鳞病的并非乔拉·莫尔蒙,而是剧中未出现的人物:琼恩·克林顿。琼恩·克林顿是追随雷加·坦格利安为数不多的密友之一,目前化名“格里芬”加入黄金团,暗中抚养并保护雷加之子,君临沦陷时被瓦里斯掉包的小伊耿。

  琼恩·克林顿独自一人待在帐篷里,就着从门口射进来的残阳的金红光线,甩掉狼皮斗篷,从头顶脱下锁甲衫,坐到行军折凳上,再摘下右手手套。他右手中指的指甲已漆黑犹如黑玉,灰皮肤几乎蔓延到了第一个指节处;右手无名指也开始发黑,当他用匕首尖捅它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他清楚自己难逃一死,但他还有时间。一年、两年、五年,有的石民甚至能活过十年。这段时间足够他漂洋过海,回到鹫巢堡,断绝篡夺者的血脉,匡扶雷加的儿子。

  《权力的游戏》中,瑟曦·兰尼斯特与弟弟詹姆·兰尼斯特相拥压死在坍塌的红堡下。

  在书中,瑟曦刚刚经历了君临游街之耻,表现出了罕见的安静、温顺和端庄。被问到失踪已久的詹姆,她坚信弟弟没有死。5

  詹姆·兰尼斯特来到河间地平息战事,塔斯的布蕾妮突然造访,声称找到了珊莎·史塔克的下落,如果詹姆不单独随他前往,“猎狗”便会杀了她。之后詹姆就失踪了。6

  上面提到过,提利昂·兰尼斯特与小伊耿一行人投靠丹妮莉丝的途中,被石民攻击,琼恩·克林顿将他救下却被传染灰鳞病。之后乔拉·莫尔蒙将他绑架,途中偶遇女侏儒分妮,三人一路同行,并加入了次子团。但在乔拉的提一下,最终一行人决心倒戈次子团效忠的渊凯,回到女王的弥林一边。

  珊莎在剧中已经成为了北境女王,但书里她的章节还停留在卷四《群鸦的盛宴》:她化名阿莲,以“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私生女的身份留在谷地。小指头将她与谷地的“继承人哈利”哈罗德·哈顿定下婚约——作为安雅·韦伍德伯爵夫人的养子,如果劳勃·艾林公爵遭遇不测,哈罗德将会继承鹰巢城公爵和谷地守护者之职。

  小指头向她展现一幅伟大的宏图:如果劳勃死了,谷地贵族将会拥戴追随新的少鹰主,然后婚礼上珊莎披着灰白新娘斗篷、戴着冰原狼胸针出现,谷地的人将会向她效忠,捍卫她对北境的合法权利。

  卷五的艾莉亚还在布拉佛斯黑白之院接受着训练。她的双眼恢复光明,为了完成任务,慈祥的人割破了她的脸,让她成为丑女孩。艾莉亚最终顺利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暗杀任务。慈祥的人将她升为学徒,艾莉亚跟随伊兹巴洛开始了第一个学徒期。

  书中的布兰刚刚到达居住的山洞,终于见到了森林之子三眼乌鸦。三眼乌鸦慢慢传授着布兰自己所有的知识。有一天,三眼乌鸦宣布,布兰终于可以超越易形者,开始了解绿先知的真谛了,并让他喝下一碗可以唤醒体内天赋的鱼梁木籽糊。喝下后,布兰回到了临冬城,看到神木林里的奈德·史塔克,并且不小心让奈德听见了他的声音。

  此外,他还看到了儿时的莱安娜·史塔克班扬·史塔克在神木林练剑;一个怀孕的裸女湿淋淋地从黑水池中出来,祈祷旧神给她一个可以替她复仇的儿子;一个苗条的女孩踮脚亲吻一个和阿多一样高的骑士的双唇(疑似年轻的老奶妈亲吻“高个”邓肯);一个有深色眼睛、肤色苍白、气势汹汹气势汹洄的年轻人折下三根鱼梁木枝,削成箭矢;一个大胡子强迫一名俘虏跪在心树前,一位白发女穿过暗红树叶走来,手握一柄青铜镰刀,杀死了俘虏。布兰登·史塔克品尝到鲜血的味道。

  他现在算什么?他不过是残废男孩布兰,史塔克家的布兰登——一个覆灭王国的王子,一座焦土城堡的君王,一片废墟的继承人。他曾以为三眼乌鸦法力无边,乃是可以治好他双腿的睿智老巫师,可他现在明白,那不过是孩子愚蠢的梦。我已过了幻想的年纪,他告诉自己,一千只眼睛,一百种形态,和古树树根一样深沉的智慧。和成为骑士一样好。差不多一样好。

  和剧中不同的是,玖健并没有死在三眼乌鸦的山洞外,而是随着布兰阿多梅拉·黎德一起平安见到了三眼乌鸦和森林之子。但是在山洞中的玖健越来越阴沉孤僻。

  有一种猜测是,布兰喝下的那碗鱼梁木籽糊,其实是玖健的血肉。具体猜测可以点击:布兰的梦境之“布兰吃玖健”

  在剧中,有些人可能早就忘记了史塔克家这个小儿子的存在。第六季私生子之战开战前,拉姆斯·波顿为激怒琼恩·雪诺,将瑞肯射死在他眼前。

  卷二《列王的纷争》里,临冬城席恩·葛雷乔伊占领后,瑞肯和布兰分别,欧莎带他和冰原狼毛毛狗离开,去向未知。到了卷五《魔龙的狂舞》,大多人都认为瑞肯已经死去。

  只有哑巴威克斯·派克——当年他躲在心树上逃过一劫,恰好亲眼看到被席恩宣布已经死亡的布兰和瑞肯在树下道别、分开行动的场景,之后还跟踪瑞肯来到斯卡格斯岛,并将瑞肯的行踪以书写的形式告知了白港伯爵威曼·曼德勒。在“洋葱骑士”戴佛斯·席渥斯劝说曼德勒大人归顺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时,曼德勒表示,如果想让自己承认史坦尼斯为王,戴佛斯必须救回瑞肯。戴佛斯别无选择,只得启程前往臭名昭著的斯卡格斯岛。10

  剧里的琼恩最终还是披上黑衣,回到黑城堡做回守夜人,与野人和谐相处,共度余生。

  而在卷五《魔龙的狂舞》中,琼恩的经历并非聚集那么顺利。首先,琼恩并未参与到艰难屯大战——当他与托蒙德商议去艰难屯救回被困的人时,突然收到了拉姆斯·波顿的来信:小剥皮声称“伪王”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已经全军覆没;曼斯·雷德带领六个矛妇前去临冬城营救与小剥皮订婚的“艾莉亚·史塔克”(实际上是临冬城管家的女儿珍妮·普尔),但被俘虏;席恩和珍妮被逼着从临冬城的城墙跳到下面的雪地上,下落不明。

  琼恩听罢,决定让托蒙德带人去艰难屯,自己前去临冬城直面拉姆斯·波顿,但这样一来就破坏了守夜人许下的“不参与七大王国纷争”的誓言。

  当然,现在大家都知道琼恩并没有死。不过对于书中琼恩的复活方式还是有诸多想法。在剧中没有提到的一点是,琼恩是个易形者,他倒下前最后一句话呼唤了白灵的名字,所以很多粉丝猜测琼恩有很大可能性附身于白灵身上。

本文链接:http://dlm-led.com/gudi/96.html

上一篇:艾林家族

下一篇:谷地骑士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