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孤胆作战 >

第五幕:雇佣兵の铁牢—地狱之行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孤胆作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冰封血液的冷,无尽蔓延的黑,远处的哀嚎与求饶述说着刻骨裂痛,尸骸竞相咏唱的终章——第六日

  卡图手指划过监牢潮湿的墙壁,留下一条崭新的刻痕,地面上散乱地扔着半生不熟的肉块,散发出阵阵腐臭。

  牢房的重木门被推开,刺目的光驱散了黑暗,俩只龙族士兵气势汹汹闯了进来,各自一手抓住卡图的牛角将这只满身肮脏的裸牛拽起,推搡着往通道内押去。

  步出狭长昏暗的通道,前方视线豁然开朗,耳边传来轰隆的巨响,卡图驻足望向窗外,下方竟是水流湍急的瀑布,瀑布旁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被身后年轻的龙兽士兵踹得向前一个趔趄,壮牛回身怒视俩兽,如果在全盛时期他有十足把握五秒内扭断他们的颈椎骨,而如今极度虚弱的卡图,从对方精铁头盔中的双眸内捕捉到一丝不耐与不屑,被俩名杂兵扣住肩膀拖动沉重的脚链埋头前行。

  半晌过后,卡图被俩龙兽拖拽至某间宽敞的处刑室,屋内弥漫着浓重的炙热汗臭血腥味,卡图任由他们摆弄着,将他黝黑健硕的身躯用铁链呈大字固定在靠近墙壁的绞刑架上,随后放任壮牛整个身体往前一沉压得刑架吱嘎作响,黑牛实在太虚弱了甚至连独自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一桶冰冷的污水恰逢时宜地兜头泼下,及时地挽留住卡图仅存的意识。

  在房间的另一端,神圣巨龙摄政王——红龙格里芬埋头用刀叉优雅地品尝着水果沙拉,对黑牛遥举酒杯将猩红液体一饮而尽。

  卡图闻声抬起头吃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着格里芬将深陷沙发中庞大的身躯抬起径直走来,挥手示意士兵们退下。

  卡图将嘴巴里一大口粘稠精液全部吐在红龙肌肉扎实的胸口,这是昨夜值班士兵们给他的遗留,囚犯的嘴巴成了他们发泄性欲的工具,临走时还不忘堵住。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俩兽“友好”的交流,从外面走进一名穿着侍者服装的亚兽人,正是之前被格里芬掳走的小呆牛——提摩西。

  提摩西僵硬的表情顺转狂喜之色,作势想要扑向卡图身边,不料被身后某只壮兽拽住后颈向后一抛,重重地摔在墙壁,紧接着被拉起将四肢捆在椅子上。

  “抱歉,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副官——古里德,他可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艺术家,对音乐绘画美食都有很深的造诣。”

  说到此处红龙嘴角扬起莫名的诡笑,只见古里德穿着黑色皮制肚兜,头上罩着只挖出俩个眼洞的黑皮头套,黑龙壮兽默默站在卡图面前,浑身鲜血淋漓腥气刺鼻好似浸泡过血池一样。

  古里德一记重拳打在黑牛腹部,卡图觉得自己好似被轮飞的铅球击中,如果此刻不是被挂在绞刑架上,可能这时已在地上滚成一团蜷缩的大虾。

  古里德很“贴心”地给黑牛解释到,俩只拳头击打在一起发出砰砰的金属撞击声,用手捏了捏卡图壮硕的臂膀,掀开头套用力地在卡图脖颈处猛嗅一通。

  格里芬对绑在椅子上徒劳扭动的小家伙笑了笑,卡图顺着红龙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来左侧不远处的处刑架上同样束缚着一只虎兽人囚犯,结痂伤口遍布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好肉,破烂的墨绿军装上是已干的血渍和呕吐物痕迹。

  壮牛倒吸一口凉气,虎兽如此惨状卡图看了半晌才敢确定,这竟是他在佣兵队的好哥们儿。

  古里德对卡图狞笑,利爪撕碎了虎兽人本就破旧不堪的迷彩裤,粗鲁地撸动几下软趴趴的虎鞭,又捏了捏不甚饱满的睾丸。

  格里芬眉头微皱来到近前,一把扼住哈里森颈骨将其举过头顶,右爪五指微曲移至虎兽胯下同时重力异能发动,哈里森无意识地挺动躯体射出两三股稀薄的精液,紧接着是十几发空枪,随后浑身颤抖喉间发出“啊啊”轻吼,突然猛烈挺住下体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的鲜红血精,挣扎着狂翻白眼口吐白沫。

  古里德从旁边火炉里取出一根被烧得通红的铁棍,二话不说抓起哈里森的虎鞭对准马眼插了进去。

  哈里森仿佛突然诈了尸,杀猪般地惨叫,炙热铁棍深入肉棒发出嘶嘶的声响,房间内弥漫着一股焦骚,黑龙继续用力将铁棍透过尿道扎入了膀胱,惹弄得虎兽人更加卖力地虎吼。

  哈里森再次痛彻心扉的哀嚎,原来是古里德握紧他生殖器咬牙蓄力一扯,伴随着明显的肉体撕裂声将虎兽整套阳具硬生生地揪了下来,哈里森“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古里德颠了颠手里血肉模糊的物件狞笑着,然后将虎兽奴隶从刑架上放下,肚皮朝下倒扣在一面血迹斑斑的台案上,利用四角的镣铐将他的手脚拷牢,黑龙屠夫低头从下面拿出一根手腕粗细的尖头木桩,抵在受害者的后穴猛力推送,木桩锋利的尖端撕裂开哈里森的肛门括约肌,直至完全穿透了直肠,木桩无视虎兽嘶哑的求饶继续突进,在其体内发出“吧唧吧唧”的内脏碎裂声。

  哈里森无助地望向卡图,不过下一刻粗大的尖木桩便彻底捣毁他的喉咙,从他张得夸张的嘴巴里顶了出来,夹杂些许血肉碎块,紧绷着肌肉的躯体瞬间脱力停止了挣扎,现在的他也许还未死去,但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古里德用异能锐化的钢爪割开虎兽的头皮,继续进行他那异常残忍的血腥艺术,卡图扭过头已不忍再看。

  “神龙巨龙族仍然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其余卑贱种族只配做我们的奴隶和食物,而你的选择只有被奴役或者……死亡!”

  红龙解开小呆牛的束缚,将他提起丢在裸牛胯下,提摩西抬起头正对着壮牛满是污垢的肮脏巨根,耳边传来格里芬的低语。

  下体突然的冰凉触感让卡图打了个激灵,胯下巨鞭在提摩西轻轻的撸动下抬起头,渐渐地加粗变长,呼吸也随之加重。

  温热的口腔苞瓤住硕大紫红的龟头,细腻的小舌游走在龟沟处画着圈,舔弄得卡图不断嘶吼。

  提摩西继续卖力地舔撸着黑牛阴茎,感受着卡图越来越主动地耸动粗腰,舌尖撬开马眼探进去舔舐肉壁,卡图爆满的牛蛋内精液仿佛受到了召唤般喷薄而出,给胯下的小呆牛洗了个澡……

  半晌,一满杯带着体温的精液摆在格里芬面前,红龙拿起酒杯闻了闻杯中咸腥的气味,将这杯浓稠得满是精块的“牛奶”推到提摩西面前。

  红龙拇指指向血肉淋漓的虎兽尸体,古里德正将冒着热气的虎皮往生锈铁钩上挂。

  提摩西缓缓拿起酒杯,看了一眼还在大吼大叫的老哥,将半杯牛精吞进口中,滑腻在齿间流动,尝试着吞咽俩下“哇”地一口倒吐回了杯子,抬起头却发现红龙正用期待的眼神盯着自己,再次敞开喉咙仰脖猛灌,干呕着杯中液体一饮而尽。

  格里芬放声大笑,如果说痛恨是一种攻击手段,那么这刻卡图已经被他打的千创百孔。

  站在火炉旁的古里德点了点头,将异能钢化的双臂插入灼热炭火里,稍过半刻脱去身上衣物露出黝黑粗长的钢屌,边撸边走到卡图面前,随着胯下龙根不断的勃起,黑亮的龟头探出包皮,阴茎表面的倒刺逐渐硬挺……

  黑龙张开利爪深深地插入卡图腹肌然后迅速抽出,在黑牛的腹部留下五个手指大小的黑洞,炙热的温度烧焦了伤口未流出一滴鲜血。

  伴随剧烈的疼痛卡图闷哼了一声,额头泌出一层细密汗珠,然而古里德并不满意黑牛的反应,张开双臂好似拥抱老朋友一般紧紧搂住卡图的脊背,锐利刀锋的钢爪入肉三分撕开背上皮肉一路向下。

  古里德侧阴阴地在壮牛耳边轻语,卡图咬着牙默默忍受利爪摩擦肩胛骨所带来的剧痛,硬是一声不吭,古里德残忍狞笑,将勃起邦硬的肉棒对准卡图腹部伤口捅入快速地蠕动起来,逐渐加大力道,突然闯入的巨物在黑牛腹腔横冲直撞,土匪般搜刮破坏着,卡图觉得自己将要被前后俩股痛楚挤压得粉身碎骨,一瞬间天旋地转。

  也分不清到底过去了多久,黑龙暴吼一声,全身肌肉鼓涨着将大量滚热龙精注入卡图腹腔,发泄后身体往后一撤,长满倒刺的龙屌带出一截白花花沾血的肠子。

  古里德满意地看着黑牛瘫软在刑架上喘着粗气,一时性起抓住卡图裸露的半截肠子用力往外扯,望着腹部抽动痉挛的卡图痛得纠结在一块的面孔哈哈大笑。

  “你的兄弟被囚禁在只有我才能找到的某处山洞中,否则时间长了我可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变成一具尸体!”

  红龙格里芬眼中闪过一线杀机全力调动体内异能,一股无形冲击波蕴含着毁灭性的力量轰击在壮牛肉躯之上,连带着毁坏整面石墙,瞬间击碎了卡图数根肋骨,向身下万丈深瀑跌去。

  卡图挣扎着睁开眼,发现被丢过来的竟是提摩西,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之紧紧搂在怀中,一同消失在水雾之中。

  瀑布下的水潭,壮硕身影瘫倒昏迷在岸边,一只白色皮毛的脚爪踏在他面前的草地上。

本文链接:http://dlm-led.com/gudanzuozhan/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