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孤胆作战 >

第三幕:雇佣兵の铁牢—深谷囚龙(上)

归档日期:07-23       文本归类:孤胆作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龙巅之战,一场重火器与冷兵器的较量,以老龙皇战死,皇子失踪最终落下了帷幕,预示着神圣龙族的统治皇权分崩瓦解。

  红龙格里芬,神圣巨龙的皇族长子,结束了他多年的试炼回到族群之中,四处奔走于多方势力之间,重新笼络失去的族民,前几日长老议会全票选举格里芬为新龙族第一任摄政王,做为下一任龙皇未登基前龙族的新领袖。很遗憾,根据神圣龙族上古流传下来的律法,只有代表圣洁的纯白色皮肤皇族嫡系才能成为龙皇,而格里芬最多只能称王。

  月夜微寒,龙神峰顶皇宫内,格里芬坐在其父皇的王座之上,烛光下映衬出庞大的身影,暗红色的充血肌肉配合着精钢战肩,胯下皮裤突起勾勒出他那同样“强壮”的阳具,无时不刻地展示其主人强大的生殖能力。

  此时,格里芬正在仔细阅读来自“Hunter”的一纸资料,巨大爪痕的伤疤左眼内,猩红眼珠流露着毫无波澜的平静,右掌爪指间不时地把玩着一颗指甲般大小的珠子,漆黑通透如夜空的墨色内,一颗蓝色光芒的星在闪动,此水晶是龙族长老们用秘法为历代皇子制作的生命水晶,其中那一枚星点代表着失踪的啸晨依然存活于世

  格里芬自言自语着,无意中握紧了手中的命魂水晶,半晌从王座上站起,伸展着宽大的肉翅步出殿门。

  某处茂密山谷,血狼雇佣军总部坐落于此,今早接到斥候巡逻任务的卡图收拾好装备独自地离开了基地,最近哈布去沙漠执行任务,这让卡图觉得牛耳根子都清静了不少,同时也替哈布将错过每半月一次的调教感到惋惜,想着想着裤裆里大家伙更是耐不住寂寞,不由得加快了赶路的脚步……

  半个小时后,黑牛身影出现在一处隐秘的山洞旁,蹑手蹑脚地观察四周确认没被跟踪后,移开掩盖洞口的杂草闪身钻了进去

  昏黄的灯光下,洞内逐渐清晰了起来,黑牛翻找处是一个立式的木制柜子,其上挂着许多铁镣,铁链,皮革颈套还有绳索等虐囚道具,洞穴深处模糊地可以看到一张巨型石床,旁边放置着俩米高的铁制牢笼,而牢笼内一具白花花的赤裸肉体,正是失踪半年之久的龙族皇子——啸晨

  沙漠的无人区沙尘漫天,黑牛兄弟残忍地处刑掉黄金龙后,继续将黑手伸向了浑身颤抖不止的啸晨,当然小家伙处刑之前免不了会被奸淫一番,不过就在卡图挺着邦硬的肉棒想插入啸晨那后穴中时,他却发现啸晨原本被巨屌撕裂的下体竟如初见时粉嫩紧致,身躯颤抖着肛口好似会呼吸般蠕动,这突然的发现让兄弟俩陷入沉思,很显然这只小白龙身体恢复能力超出了一般兽人,对卡图这种强壮且性欲望极强的汉子来说,实在无法拒绝这永远保持紧致的肛门,他和哈布商议后决定留下啸晨囚禁起来,培养成性奴供兄弟二人长久享用;其实他们有所不知,神圣巨龙族皇族世代受兽神青睐,皇族嫡系流淌着与寻常兽人异样的血脉,就在地牢那一夜,奄奄一息的啸晨激发了隐藏在他体内的异能——自愈。

  每当出任务时就会来到此处与白龙翻云覆雨,不得不感谢哈布的好主意,半年来兄弟二人只提供给啸晨一种食物——精液,加之长时间的调教,让啸晨成为依赖淫牛兄弟才能生存下去的性奴,从此再也逃不出他们的手心……

  山洞内,笼中听到了主人呼唤的啸晨,挣扎起身子试图让头部伸出牢笼外,此时的他双手双脚都戴着沉重的铁镣,脖颈处铁制项圈的一端固定在牢笼柱子上,罩着皮革牲畜口嚼子的嘴巴发出“呜呜”的声响,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渴求的目光望向卡图。

  卡图嘿嘿坏笑着打开了牢笼的锁,啸晨急忙跪爬至卡图的胯下,努力抬起头用还被堵住的嘴巴卖力地蹭着卡图微微勃起的裤裆,好似向主人讨食吃的狗狗一样,白色大尾巴不住地晃动,拍起地上厚厚的一层灰尘。

  卡图摸了摸啸晨的头笑道,解下啸晨的口嚼子,掰开嘴巴掏出一团粘满唾液的黑袜丢在地上,盯着地上还冒着热气脏臭不堪的袜子,卡图觉得的浑身气血上涌,下体更加燥热。

  啸晨任由卡图摆弄,目光一动不动地着盯着卡图迷彩裤内的大包,“咕咚”一口吞下嘴巴里的“混合”涎液,声音略带着渴望的颤音,伸出老长舌头等待卡图下一步行动。

  说罢卡图掏出啸晨期盼多时的大屌,粗大的马眼里喷出泛黄的尿液,从上而下浇淋啸晨全身

  啸晨眯着眼睛抬头接受来自上方的腥臭尿液,可怜的白龙实在太渴了,甚至还张开嘴巴大口喝着主人的“赏赐”

  卡图尿完抖了抖牛鞭,啸晨赶紧上来用嘴巴吮吸一口卡图那硕大紫红的龟头,贴心地为主人舔舐干净,然后继续低头舔喝着黑牛尿在地面的一摊尿液……

  啸晨用行动取悦着黑牛,看得卡图险些控制不住立即将白龙就地正法的冲动,不过啸晨全身实在是太脏了,卡图不得不耐着性子牵着啸晨去山洞外的小溪边,仔细地清洗白龙的全身,顺便也拔出肛塞让啸晨排泄。

  啸晨仿佛等了一个世纪之久,跪着的地方早已流出一摊筵液,此刻得到了卡图的允许,打着颤的双手解开了主人迷彩裤的腰带,慢慢褪下至卡图粗壮有力的小腿处,

  呈现在啸晨面前的是卡图那不堪重负的大包内裤,硕大的怒起高耸着支起红色帐篷,龟头龟沟的形状清晰可以分辨,而且前端早已打湿了一大片,啸晨伸出食指点在龟头的湿润处粘起长长的一条精丝,送入自己口中吮吸,小心翼翼地望向卡图发觉壮牛依然躺在那闭目养神,啸晨吞了口口水鼓起勇气一把扒下了黑牛碍事的内裤,“啪”地一下,一根巨大的黝黑牛屌抽在白龙的脸上,瞬间鼻间充斥着闷热腥骚的气味,牛根上血管红筋密布着,让啸晨的心脏也随着卡图强有力的生命跳动节奏在胸腔内咚咚乱撞……

  啸晨开始慢慢地舔舐着黑牛的肉棒,认真地寻找隐藏在卡图牛鞭牛蛋的死皮污垢之物,并细细地品尝味道后咽下。

  随着啸晨卖力地舔弄吞吐,卡图的牛鞭已然硬得钢铁般再不容外力弯折,啸晨看向黑牛的眼睛,从其通红双目中捕捉到一丝赞许和鼓励,白龙大嘴一张吞掉卡图一整根牛鞭开始用力地吞吐起来,经过长时间的锻炼让啸晨再也没有巨屌入喉般的恶心呕吐感,吞吐着撸过着还不忘揉搓卡图饱满的牛蛋,无微不至地服侍着他的主人……

  这样高强度的运动持续了半个钟头,直至啸晨的双手嘴巴酸麻好似失去了知觉,全身纯白的肉体上溢出豆大的汗珠,但他依然不敢有哪怕丝毫的松懈,他害怕停下惹怒了黑牛,挨一顿胖揍是小,如果丧失了此次“吃饭”的机会,必然免不了被饿死的命运,想到此处腹中饥火更是难耐,再次加快了吞吐牛鞭的速度……

  果然不出一会儿,啸晨感受到牛鞭逐渐配合起他的吞吐在口腔中横冲直撞,幅度越来越剧烈

  啸晨只觉得手中揉搓的牛蛋猛地一缩,口中的巨根挺动深深扎入咽喉,一股接一股的牛精喷射而出,直通过喉管到达胃里,浇灭了腹中的饥火……

  卡图将啸晨抱起,重重地丢在石床上,疼得白龙呲牙咧嘴,然后回身在柜子里翻找出一些道具来

  说着抽出了一根比啸晨龙根还要长俩倍有余的尿道拉珠,随意撸动了白龙的肉棒,就迫不及待地对准啸晨的马眼胡乱塞了进去

  伴随着尿道拉珠不断地深入,啸晨舒爽地叫着,直至插入其前列腺内,马眼处涌现出几滴晶莹的液体……

  说罢卡图脱下左脚穿着的大号军靴,严严实实地罩住啸晨口鼻并勒紧靴口,啸晨只能将一阵醒脑的雄性脚汗恶臭气息吸入肺中

  啸晨顺从着卡图的意思回应到,不过嘴上唯唯诺诺,但身体却承受不住军靴猛烈的气味大声地咳嗽起来。

  啸晨顺从地爬上壮牛的身子,背对着卡图将自己紧致的肛口对准下面勃起巨屌,咬着牙用力地坐了下去

  粗黑肉棒扒开,啸晨再次感受到熟悉的下体撕裂感,摸着自己肚子被巨根塞满而显露出的夸张突起,还来不及细细体会,身下的黑牛已然开动,啸晨只觉得自己好似被打桩机一般被一股大力肏弄得整个身体弹出又落下,意识慢慢地被快感侵蚀……

  啸晨呜呜咽咽的声音模糊从军靴里传出,此时的他已被卡图肏弄得爽飞到天上,只觉得军靴内湿热气息也不再恶臭难忍,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

  啸晨已被身下壮牛肏弄得濒临崩溃的边缘,竟不再称呼卡图为主人,胡乱地大声叫嚷着

  卡图牛眼通红,一把抽出啸晨龙根的尿道拉珠,同时牛屌猛地用力一挺,再次射出来其体内灼热的浓精,疯狂地挺动喷射,随后抱着啸晨的身体一起倒在石床上……

  欢爱过后石床之上不堪,俩具赤裸强壮的兽体一黑一白精斑密布全身,啸晨龙根好似完成了它的使命,渐软沉睡;卡图抱起啸晨侧着身拔出插在其直肠深处的牛鞭,迅速拿起身后一只大号的肛塞堵住啸晨的肛口,阻止精液流出。

  啸晨呆坐在石床上,抚摸着自己隆起的大肚子,像极了一只怀孕的母兽,目光哀怨地看着黑牛

  卡图沉默,解开了罩住啸晨口鼻的军靴,脱掉自己脚上的军袜,被卡图穿得足底泛黄的脏白袜散发着壮牛迷人的雄性气味

  “主人,晨晨……好想要主人的味道……”黑暗中啸晨心中默念,使劲地吮吸起口中的白袜……

本文链接:http://dlm-led.com/gudanzuozhan/172.html